有手天使「有沒有口天使?」當你這麼想,就太不上道了

腦指數:8,852 個唉呦

Posted on 23 7 月, 2015 by 腦公

會想這問題的!!!顯示了身為正常人的你,實在無知又傲慢

就像這小鬼一樣…


「每每加入男同學情慾話題的討論,總會感覺身邊同學報以一陣靜默,並撇開頭轉移話題。『後來我才發現,他們認為我不該有情慾。』」– 小兒麻痹男患者、手天使創辦人 Vincent

「市面上的情趣用品店不但沒有無障礙空間,而且像我小兒麻痺一隻手比較無力,但要開口詢問店員『有沒有單手也好用的情趣用品』,卻得要相當大的勇氣……」– 小兒麻痹女患者小玥

(文字來源:《新新聞》〈【社會事】「手天使」讓身障者活得更像人〉)


《壹周刊》刊登了一篇報導〈善良正妹想幫殘障人士打手槍〉,介紹提供性服務給身障人士的「手天使」,身障者的「性權」議題浮上討論檯面。

是無知也是傲慢,「正常人」以為身障者不會有性慾
我曾任職於服務視障人士的公益團體,當時基金會中有兩位同為視障人士的同事正在交往;有一回,有人撞見他們倆在接吻,回頭便問其他人:「他們也會想要『那個』喔?」聽見這話的當下,心裡想著的是:「這算歧視嗎?」光是視障朋友的接吻就讓我們「正常人」這麼驚嚇,面對「肢體殘障甚至全身癱瘓人士有性慾」這件事,正常人的訝異程度有多高,不言而喻。

但這樣的質疑其實很無知,透露出來的態度是很傲慢的:人們以為身障人士只要日常生活無虞就該謝天謝地,巫山雲雨之樂等你下輩子投胎成一個「正常人」再說;更甚者還會反譏身障人士,「難道你沒有其他的事情好想了嗎?就這麼想做?」
「手天使」是國內首個「性義工團體」。(圖/取自手天使官網)

身障人士一樣是「人」,想要被觸摸、呵護、愛撫的欲望不會因為生理限制而有短少,性慾也不會因為手殘了或者腳斷了而消失。

「手天使服務對象是領有重度殘障手冊之男性,費用全免,每人一生只能申請三次」


「我常常做春夢。
更怪的是,在我大部份的夢中,我不是身障者。
從小到現在我一直被人觸摸。
我想我需要為了感受快樂而被觸摸,而不只是為了生活起居。」
— 脊髓性肌肉萎縮症病患 Laetitia Rebord


pretty-i17

那些用輕浮態度說出有沒有「口天使」的人
本身就是在戲謔「手天使」善事性質



怕留言被腦婆看到?請往下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