漫畫|租屋遇到女鬼|密碼

腦指數:8,590 個唉呦

Posted on 23 8 月, 2017 by momo

03

以下鬼故事與漫畫無關,也略恐怖,有興趣可以往下看。

漫畫連結請見文章最底下


因為實習和許多因素,我搬了四次家,第一次為了實習搬到工業區附近,房子沒有鬧鬼,但每天都充滿了蜈蚣馬陸蟑螂和怪蟲且還會漏水,終年沒什麼陽光,整個是地雷中的地雷,房東又不幫忙處理,超怕蟲子的我哭了兩個月,直至實習結束搬到醫院附近繼續實習為止。(文/chocolatekuo)

心情上處於弱勢,醫院實習又有點忙碌,有時候,在位處最邊間的地下室的化療藥調劑室等待學姐過來指導時,會聽到小孩子玩樂的聲音,和其他實習生說時他卻聽不到,最邊間的地下室,旁邊照理說應該就是些鋼筋水泥和泥土,附近除了放射科之外沒有兒科病房或休息室之類的空間,學姐說他們同事之間有人聽得到有人聽不到,推測是神奇的管路把六樓兒科病房的聲音帶下來了吧?

反正只是些模模糊糊的笑聲便不去在意了。

那晚回到醫院附近的租屋處小套房,一時也沒什麼異狀,打開冷氣除溼,因為房間無對外窗,濕氣極重,衣櫃書桌都開始發霉,正常的關了燈睡覺後,不知為何突然在四五點左右醒來,全身無法動彈,只能僵硬的維持頭偏向門邊的動作,看到沉重且應當上鎖的鐵門竟然緩緩開啟,心想,我沒鎖門嗎?是風壓嗎?怎麼會打開?

但隨即鬼進來的身影讓我整個心臟狂跳,確實看到一個女子低垂著頭鬼進來,也沒動作,就這樣鬼在門邊,不知過了多久才往浴室飄過去,消失,我也終於恢復自由昏睡過去。

醒來後便出現類似顏面神經失調的現象,左半邊的臉頰完全無法咀嚼、動作,看了中醫說是有點中風,還說什麼陰陽失調啊等等,有點害怕的訂票回家打算拜神。

回家鄉後去熟悉的土地公廟拜神,透過每周一次的開放問事,神明說搬家比較好,但實習期間實在無法搬動,便用平安符撐過去後面三個月,過程中出現會莫名嗝嗝的笑醒、自己掐醒自己、書被抓花、掉下床等情形,疑似鬼壓床的情形也出現過幾次,但沒有再看到鬼姐姐本人過。


實習結束後回到學校繼續讀書。

我從原本只怕蟲子,到後來有點怕鬼,但還不至於不敢關燈這程度,每晚掛上護身符仍然安睡,因鬼壓床被干擾睡眠時只是罵了聲髒話便繼續睡,但可能有些恐懼是日積月累的吧?

我開始暗暗畏懼著這些無形之物,接下來是這是第三間租屋處的故事…

這間的情形其實沒有上一間直接看到那麼嚴重,但卻嚴重影響我的作息。

房間雖有對外窗,但對著一條小巷子,陽光並不充足,浴室雖有氣窗,但仍有些發霉情形,且和巷子對面那棟太接近,我並不喜歡打開窗戶讓對方看見我的房間,住了頭兩個月安然無恙,想說這次終於可以放心,也就沒有每晚戴著護身符入睡,一切和平,豈知從四月的梅雨季開始,就有些變化產生,我一如往常的關燈躺上床,卻突然有幕影像跑進腦袋,影像中有兩位女子鬼在門和衣櫃之間,穿著有點類似古裝,頭低垂著、只能看到有點發青的臉龐,腳懸空、指尖彎曲,但現實我卻什麼也沒看到,有點發毛的我開始發揮想像力,努力幫進度緩慢的漫畫發展後續情節,不亦樂乎之間,也就慢慢入睡了。

那晚,我夢到我打開衣櫃拿出睡袋,把它鋪在衣櫃和我的床之間,

讓其中一名女子躺下來睡,腳對著門,另一個女子因為沒有睡袋了,只好蹲在我腳邊,發出一些類似吐泡泡的聲音,過程中還因為太吵,被睡夢中惱怒的我踢了一腳。

後來幾夜,睡夢中,我開始聽到敲門聲,每晚每晚的敲,從頭幾天的輕敲到後來的重擊,像是要破門而入一般的猛烈,有幾次夢中,那些敲門的影子真的進到房內,但無法更深入,只是在門口徘徊,可是門會在無人碰觸時瘋狂開開關關,發出極大噪音。

每次從夢中驚醒,我便會衝到門邊確認是否有鎖好,確認無事後便又躺下來,但難以成眠,我想,可能是上次租屋時的鬼也是從門邊進來,才讓我格外恐慌吧?

我繼續想,為什麼會有這種情形?

是下雨打在附近的鐵皮屋檐上,這種聲音讓我誤認成敲門聲嗎?

還是我準備考試壓力太大產生的幻聽?

房子隔音不佳,會是隔壁房客在惡作劇嗎?

想歸想,不安的種子還是埋下了。

我晚上變得不敢睡覺,深怕真的會被破門而入,總要等到五六點天亮後才敢躺上床,所幸大學最後一年課比較少,還能睡到中午再開始活動,但身體的確變差了,臉色變的暗沉(哭),有一晚,真的太累了,我不禁晚上十一點左右便睡著,那晚我又夢到了有人敲門,是親生姐姐,我明明身在床上,卻能「看到」門口的影像,不愧是夢,我點頭應允她進來,不用真的前去開門,門便自動打開,但開門瞬間一見到姐姐,我就知道我被騙了,那是不知什麼東西偽裝的。

她迅速鬼進房間內,笑得很開心,欺上躺在床上的我,我睡得比較靠牆,但她像是惡作劇般硬要擠在我和牆之間的縫隙,嵌在牆壁里對我笑,我當下很氣,卻又無法動彈。

隔天醒來後才開始感到畏懼,怎麼辦,他們進來了。

但又拚命和自己說只是個夢,一定是考前壓力!

又沒真的看到一定都是假的!

但有些緊張卻又啥都不懂的我上網去找了金剛經全文,想說念些浩然正氣的東西或許有效吧?至少讓自己有個慰藉心安也好?

或許只是巧合,但念經時沒能念完就吐出來了,大概是胃不好吧?

也可能只是錯覺,總覺得身後有些影子在移動。

總之,撐了一個多月,替個種現象找盡理由後,我還是回家拜神了。

因為要準備考試,我實在不想被干擾,便找了個新租屋處準備過幾天搬家,且本著多拜也沒害處的想法,先去了家裡附近奉祀的保生大帝拜神,從小拜到大的宮廟總是比較令人心安,一到那裡便一陣暈眩,拜完拿了香火回家又吐了,個人推測是胃食道逆流。

再來,隔晚,也是從小拜到大的土地公廟,是上次租屋遇到鬼時問事求平安符的那間,那晚的神明是三媽,問了租屋地址後也是叫我搬家,我便報上新租屋處的地址,請廟方人員問說這間是否可安心入住?

清楚的看到神轎的腳在香灰上畫出「可」這字時,真是心安不少。

神明還給了道符,讓我帶去新租屋處燒掉泡水,用艾草沾符水,撒在四個角落和我自己身上,爸爸的朋友、親戚也分別給了什麼金剛沙和什麼大師的袈裟一角,說帶在身上保平安。

隔天中午,本著一點都不想被干擾、一定要好好讀書的心,又出發前往家南的天壇和東嶽殿,只是很單純的拜神,拜神時一律想著,「您好,很抱歉來打擾您,但我真的想要平心靜氣讀書,因此,不論那些現象是真是假、是實是虛,有形無形,或者那些只是我的幻想幻聽,都希望能夠不再干擾我了!拜託了!」

很神奇的是拜完的那天晚上,我夢到有人騎馬來到住處巡視,穿著古代的盔甲,踏空而來,停在我家中房間的陽家邊,確認我沒有問題後,用家語說了聲:「無事。」

便迅速消失在夜色中了。真是匹好馬,怎麼跑那麼快。

效率超高,中午拜神晚上就來,心中默默狂點讚。

心理極度安定,搬到新租屋處後,體驗許久不曾有過的在黑暗中入睡、

並讓晨曦喚醒的生活,當下真是感動到不行!

每晚我都是戴著護身符入睡,過了三個安穩的晚上後,有一天醒來,我發現護身符鬆開了,卡在枕頭旁邊。

不知大家有沒有過這種經驗?夢的當下很驚恐,醒來時卻不怎麼記得,但在某些契機下又會突然深刻地回想起來。

那天,我只是把護身符重新綁好也沒多想,騎車出門買午餐,欲穿越馬路時經過一棵在轉角的樹,護身符又鬆開了。

我也才開始想起昨晚我有作夢。

那是個充滿抱怨的夢。

夢中,我回到原先的租屋處(就是一直敲門那間),

夢裡有個女生的聲音不斷抱怨道, 「我又沒有怎樣,你到底為何要搬家呀!」

她指引我在房間裡走動,說著,「你看!不是沒什麼問題嗎?到底為何要搬家呀?」

接著,畫面一轉,我變成在騎車,經過那轉角的樹欲穿越馬路時,突然眼前一黑,

完全看不到對向來車,「碰」的一聲被撞倒在地,流了些血,記憶失去了一瞬,但沒危及生命,那個聲音這時再度出聲:

「好歹要這種程度才要搬家吧?」

「你到底為何要搬家呀?」

畫面再度轉換,但變得很模糊,大約是那女子不斷抱怨我到處告狀,

給她添了很多麻煩,她很不爽的不斷重複「到底為何要搬家呀?」

可能被多方神明「關切」了一下讓她很憤怒吧?

她覺得自己又沒做出什麼大奸大惡之事,是我反應過度。

畫面最後她帶我來到一處我從沒看過的房間,說這種的才是真的有問題,你看,這裡牆壁里有隔間,最後語帶愉悅地說:

「就不相信你會永遠住在那裡,總會有再搬家的時候。」

有種她現在拿我沒辦法,但總會想再報復之感?

這…這是要我去神明面前撤告嗎?說她才沒那麼可怕是我想太多了之類的?

但她這一通抱怨後,我決定自己每次搬家前,都應該去請示一下神明,看看安全不安全。

(完)

有人有類似的經驗嗎?

更多精彩的故事,關注新浪微博「損友阿德」,或者關注微信號dreamzmo

欣賞密碼:female-ghosts

線上欣賞http://zipansion.com/3lVbL

線上欣賞|步驟
點擊進入下載-租屋遇到女鬼.rar


怕留言被腦婆看到?請往下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