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四角錯

夜幕低垂。

街燈昏黃。

我一眼瞧見佩琪站在燈柱下,翹首張望。

『滋……』一聲,剎停車,佩琪迎上來,目閃艷光,櫻唇含笑。

一上車,她先是給我一個香吻,開心地說﹕「算你準時,我也剛下樓哩﹗」

「當然啦﹗我那小兄弟知道今晚有『好空的』,早已蠢蠢欲動,急不及待!」

我握變速桿時,順手在她大腿間軟綿綿隆起的肉球上摸了一把。
Continue Reading →

孿生姊妹

女友文麗是雙胞胎,那是在我第一次到她家拜訪時才知道,而那時我認識文麗已經足足三個月零十九天。每次和文麗談起當時的情景,她總是拿起食指在我臉上括,啐我好不要臉,連自己小姨的豆腐也有膽吃。

文麗家住台中,門前落地窗正對著英才路,那一天是溽暑的晌午時分,文麗一回家就溜的不見蛋,留我在客廳正襟危坐著同未來丈人閒嗑牙,哪裡不好聊卻聊起隔年的總統大選,險些因為政治理念不合爭辯起來,後來趁著廚房飄來陣陣飯菜95,我托辭避到廚房裡頭。那時倒好,一個跟文麗一模一樣的嬌俏背影繫著圍裙正熱切的舞動鍋鏟,只聽熱油吱吱作響,不鋼鍋裡油煙裊裊,我見素來對廚事避而遠之的文麗竟轉性炒起菜來,一時失了心眼,也忘記分辨圍裙底下截然不同的穿著,大手一伸,由胸脯扎扎實實的將她抱個滿懷,說時遲那時快,一聲天雷勾動地火般的嬌呼響徹雲霄,只見鍋鏟摔向羅馬地磚,文麗的臉像爐火一樣紅。

「匹啪!匹啪!」的腳步聲響起,全家人都圍到廚房裡來了,文麗的爸爸、文麗的媽媽,抱著黃色皮卡丘的弟弟,嘿!竟然還有另一個文麗。我看見由樓梯上跑下來的另一個文麗粉臉上帶著促狹的笑容,手底下不自覺鬆開了文麗,嘴巴張的好大好大,許久闔不起來,就只知道看看左邊的文麗再瞧瞧右邊文麗︰「咦怎有兩個文麗?」
Continue Reading →

時尚名媛 都會小蜜桃

時尚名媛 都會小蜜桃

繁華的都會-台北,在晨曦中甦醒過來。坐落在西門町角落一棟老舊公寓頂樓的一間鐵皮屋,一位少女正忙著打扮,這是她離鄉背井上班的第一天。自從大學畢業後,不停寫應徵函、不停的面試,好不容易被錄取啦!是台北南京東路的一家銀行。工作性質是招攬理財規劃,講白一點是找人存款投資。雖然她在大學是財稅系的高材生,不過在人力供過於求的情況下,也只好將就類似業務員的工作啦。以下為了更有親切感,改以第一人稱描述。

  我尤慧甄,當時二十三歲,台南人。從小都沒離開過南部,甚至大學教育也在嘉義完成的。在求學當中報章媒體經常報導一些女強人、名媛之類的消息,耳濡目染的關係,內心非常嚮往羨慕,因此一意想到大都會求發展。家人也沒反對,只是叮嚀女孩子單身在外一切要小心。

從此展開了至今十二年的都會生涯。在報到的前幾天,帶著簡單行李到台北先找安身的處所。由於房租實在太貴啦!只好屈就找了現在租的簡陋頂樓違建小小套房,一張床、一張桌子、還有極簡的衛浴設備。但值得安慰的是熱鬧的西門町就在旁邊,無聊的時候可以去逛逛。

  早上八點還未到,我懷著既緊張又興奮的心情,踏入了上班的銀行。眼看著職員陸陸續續走進來,男的西裝筆挺、女的個個身著OL套裝,顯得那麼標緻,然而低頭看看自己,白上衣牛仔褲一付學生的打扮,自卑心由然而生。

  「小姐!請問……」一位男職員禮貌的詢問。

  「喔!我……我是來報到的,我是新來的。」我緊張的結結巴巴回答。

  「哦!歡迎,跟我來。」他帶領著往裡面走,「黃課長!新人報到。」

  一位看似精明幹練的女主管,把我從頭到腳仔細打量了一下。「叫什麼名子?」

  「我叫尤慧甄。」

  「嗯!把人事資料填一填……對了!制服還沒發之前,不可以穿牛仔褲來上班。」「喔!我明天就換過。」我唯唯諾諾的回答。
Continue Reading →

高傲的長靴美女


給想加入”直達車“社團的通關連結。
https://pretty.hibarn.com/2020/02/11/registered/
(社團翻車三次,這麼規定,請見諒)
補充:註冊完成後截圖,傳訊息給本粉專即可

一場秋雨沖淡了都市裏浮燥的氣息,絲絲的秋涼讓人從夏天的酷熱中脫離出來,濕潤的空氣使心情變得清爽異常。
令人麻木的office生活依舊進行著,打完了所有的文件已是中午十一點了,我揉了揉發脹的太陽穴,身體靠在椅子上開始閉目養神。這時,電話又響了,我拿起電話:「喂,你好,集團辦公室。」
「齊助理,外面廣告公司的楊小姐找您!」
「讓她進來吧。」
少時,門開了,一位身材高佻的美女走了進來,她全身黑色,上身是緊身的長袖裝,下身是緊身的短裙,尤其是腿上一雙黑亮的高跟及膝長靴高貴動人,柔順的秀發束了起來,額前自然地垂下一縷頭發趁出臉龐優美的曲線。一雙美目斜睨著我,透出攝人心魄的眼神,我這時才感覺到我的失態。
「快請座。」我伸手讓了一下。
「謝謝。」她仍舊是那樣高傲的神情,緩緩坐了下來。
「您有什幺事嗎?」我明知她是來要帳的,但我並不說明。
「你不認識我嗎?」她冷冷地道。
「對不起,我可能沒見過您,能向您討一張名片嗎?」我盡可能保持欠帳者的「威嚴」。
「好吧,」她從包裏拿出一張名片,右手推到我面前,「我想你還是記住我,以免下次來找你要錢,你再說不認識我。」
「哦,」我拿過名片看了一眼,「您是廣告公司的副總監,楊影初。」
「記住了嗎?」她的語氣高傲地讓人難以接受。
「記住了。」在她冷傲的眼神下,我有些屈服了,語氣明顯軟了下來。
「那好,我就再重複一遍這件事。」她翻出一個文件夾,徐徐地道,「你公司于七月份委托我們做了一!!系列廣告,當時協議上的價格是十五萬,現在已經九月份了,爲什幺還沒有把錢打到我們的帳頭上?」
「那是因爲……」
「請你不要打斷我的話,我還沒有說完呢!請給我倒杯水!」她淩厲的語氣讓我再次屈服,我起身去爲她倒水。
在飲水機上接了一杯水,我端到她面前:「請喝水。」
「放在桌子上吧,你看這份材料,你們當時是許諾過的,于八月底全部付清的,怎幺能說話不算數呢?」她拿著當時的一份協議伸到我面前。
我回頭掃了一眼,手裏的杯子卻産生的偏差,沒有放到桌子上,而是砸到了她的腳上,一杯水全灑在她的長靴上。
「你怎幺回事?」她十分生氣地大叫。
「對不起,對不起!」我趕忙道歉。
「還不快找東西擦擦,我這可是真皮的,濕了水會變形的!」她厲聲喝道。
「是,是。」我情急之下,隻找到了我的毛巾,拿來遞給她。
她並沒有接,仍舊看著手裏的材料,擡眼看了我一眼:「還不快擦幹淨,等什幺!」
我隻好蹲下爲她擦拭著靴子上的水漬,那雙靴子可真美,柔和的曲線襯出小腿的美麗,細長的靴跟閃著光澤,腳掌在靴子裏的彎曲産生出誘人的動態美感,那一刻,我深深地爲之陶醉,呼吸著皮革的香味,幾乎忘記了身在何處。
「好了,就這樣吧!」她收回腳,檢查了一下靴子,「還是留下了水漬,你怎幺那幺笨啊,倒杯水都會灑了!像你這樣的,到我公司掃廁所都不會要你的!」
她還是十分生氣。
我依舊蹲在那裏仰視著她:「對不起,楊小姐,實在不行,我可以賠錢給您!」
「賠錢?」她冷笑一聲,「快點把欠款給我就行了!去樓下給我買一瓶鞋油,要這個牌子的!」她拿筆寫了鞋油的品牌——很長的一排英文,然後扔在地上,「去吧,快點!」
我伏身拾起那張紙,退出房間,匆匆忙忙地到超市去找這個品牌的鞋油。找了好幾家超市都沒有找到,最後在大賣場找到了這種鞋油,價格真的很貴,我付了錢,爲了趕時間,就打的回到公司。
到了我的辦公室,她已坐在我的位置上,跷著腿正在上網。
「楊小姐,我給你賣回來。」
「嗯。」她看都沒有看我,「給我擦上油。」
「我……」我對她的態度有些不滿,固然是我的不是,但也不至于這樣來羞辱我,但看著她高貴的神情和動人的長靴,我的自尊幾乎要崩潰了,深埋心底的奴性湧了上來。我竟然蹲下爲她擦拭著鞋油,她雙腿向前一伸,伸到了桌下,我蹲著已經夠不到她的靴子了,隻能跪著爬到桌下去擦了。
在此刻,我知道奴隸和正常人就在于這一跪之間了,選擇哪一條路我猶豫不定,是隱藏我內心深處的戀足情結,還是爲這位美麗高傲的美女做奴隸呢,我舉足不前了。
「擦完了嗎?」她依舊沒有看我。
「還,還沒有。」
「那還不快擦!笨的像豬一樣!」
「哦,是。」我跪著爬到了桌下,將鞋油一點一點擦在她的長靴上。
擦完後,我鑽出來,依舊跪著仰首道:「您看一下,是不是看不出水漬了!」
她簡單看了一下:「還可以,好了,中午了,我也該走了。你看我的靴子怎幺樣?」
她高貴的眼神讓我的奴性一下爆發出來,我跪著向她吐露了我戀足的心聲:「您的靴子真美,能侍候您,真是我榮幸。如果您不嫌棄的話,我願做您的奴隸,永遠爲您擦鞋。……」
所有的戀足心語都在此刻吐露出來,她斜睨著我,聽著我內心深處對她的崇拜。
「能收下我做您的奴隸嗎?」在吐露了所有的心聲後,我終于說出了我內心深處願望。
楊影初瞟了我一眼,說了一句:「真賤!」
「您隻要把我當作狗一樣,我就滿足了。」我的自尊完全崩潰了。
「好吧,我可以考慮一下,但是這筆帳你要想辦法還清,明天給我答複!這可是表示忠心的時候,你最好想清楚。」說罷,她就站起來要走。
我跪著擋著她的路,仰頭祈求道:「如果還上這筆帳,您真能收下我嗎?」
她微微一笑,用手輕輕拍了拍我的頭:「看你的表現了。」說完,飄然而去。
我跪在那裏,腦子一片茫然,我不知這一份幻想變成現實對我來說是福還是禍。
當天下午,我就申請了用款計劃,但是總經理不在,隻好等到明天才能批下來。下午下班後,我拿著楊影初的名片,回到住的公寓裏,洗了澡就躺在床上休息。
我翻出衣服口袋裏楊影初的名片,想著她動人的眼眸和高貴的長靴,手指和下身不自覺地接觸在起,一陣雲雨過後,就昏昏睡去。
次日,我到了辦公室,第一個電話就打到財務部門詢問那份用款計劃的批複情況,但財務上說總辦秘書已通知各部門,總經理去了香港。
我心急如焚,不知該怎幺辦。打開電腦,找出我部門的用款額,有三十萬的款子在帳上,但署名是總經理留用的。如果我挪用這份用款,那就會有被開除的可能,我猶豫不決。
中午十一點,楊影初打來電話。


「那筆帳的款子怎幺樣了?」她的話語仍舊是冷冷的。
「我……我這邊已經把用款申請遞上去了……」
她不等我說完就打斷我的話:「下午三點之前,我見不到這筆錢,我就想別的辦法。」說完就挂了電話。
我陷入了困境。中午下班我沒有回公寓,也沒有吃飯,我在辦公室昏昏沉沉地呆了一中午,眼前飄過一雙雙長靴和一排排銀行帳號。下午兩點二十五,我打開電腦,登陸銀行轉帳窗口,將楊影初的帳號輸入,轉款額填入十五萬,右手撫著回車鍵遲遲不敢動手,那是怎樣的心情,說不清楚了。最後我是咬著牙按下了回車鍵——轉帳成功,自此,我的人生就像回車鍵一樣有了一個90度的轉折。
下午三點,我準時給楊影初打電話。
「楊小姐,您好。」
「嗯,誰啊?」她的聲音懶懶的。
「是我,齊明。」
「什幺事啊?」
「您要的錢我已經轉到您的帳上了,您查收一下。」
「知道了,再見。」她好像無動于衷。
聽著她要挂電話,我忙道:「楊小姐,您先別挂!聽我說句話……」
「下班後,你樓下等我。我現在要開會!」她說完就挂了電話。
下午六點下班後,我在集團樓下大門口等著楊影初的到來。一直等到快七點,才有一輛紅色的小車開過來停下,楊影初探出頭向我招了招手。我上車坐在她旁邊的位子上,道:「我以爲您不會來呢。那筆錢您收到了嗎?」
「收到了。」她沒有多說話,開車向前而去。
車子開到了一個小區內,在一幢複式樓的車庫前停下,她遞給我一把鑰匙:「去把車庫門打開!」
「噢。」我開了車庫的門,她將車開了進去。
我們進了房間,她到沙發上坐下,將腿平放在面前的茶幾上,對我道:「去把電視打開,給我倒杯水。」
我打開電視,並遞上一杯溫水,站在她旁邊聽她吩咐。
「我的腳好困,幫我把靴子脫了!」她懶懶地道。
「哦。」我蹲在她腳下,幫她脫靴子。
她收回腳:「我覺得你跪下會好一點。」
「是。」我雙膝跪下,拉開她右腳靴子上的拉鏈,慢慢地脫下她的靴子,一陣溫熱的皮革香味撲面而來,我精神頓時有些恍惚,鼻子不自覺地向靴子裏面湊去。
「把我的襪子脫了!」
我將她的齊膝長襪脫下,溫熱的腳面也沾著皮革的香味,我更加陶醉,這時我才仔細地觀賞她的一雙玉足,那是一雙很白嫩的腳,高高的足弓,紅潤的腳跟,晶滢的腳趾,嫩得好像要滲出水似的腳掌,微長的食趾讓腳尖更加靈巧,隻是這一隻腳,我就從靈魂深處完全屈服了。
正對著那隻美麗的腳,我渾身開始顫抖,我的嘴唇開始發幹,舌頭真想接觸一下那樣的皮膚,那樣的味道,但我的奴性意識讓我沒有那幺做,因爲要得到她的允許。
我謹慎地問道:「我能舔……」
「不能!」她打斷我的話,「我說過讓你舔了嗎?我最討厭得寸進尺的人!
滾開!「她用左腳的靴跟向我額頭蹬了一下,我仰倒在地,愕然地看著她。
「你知道怎幺做奴隸嗎?」她側頭問我。
我稍有躊躇,道:「我覺得首先應該是非常聽話,並且崇拜主人的一切,尤其是腳……」
「你說錯了!」她又打斷我的話,「奴隸的責任是讓主人快樂,你的說法隻是讓你自已得到滿足,這是本質上的區別!你理解了這個道理,才是真正的奴隸!
當然,一般人做到這一點很難,因爲有退路。一個人生下來或許是平等的,但是每個人的意識裏都有王性和奴性兩個方面,所以就不平等了,你和我是側重于兩個極端了,不是嗎?你說你是不是也覺得自已有退路?「
「是。」我老老實實地道,「我還做不到全身心做奴隸。」
「但是你會做到的。」她微微一笑,緩緩地道,「我給你的帳號其實不是我公司的,而是我自已的。你公司的十五萬已經轉在我的名下了,你即將面臨的是身敗名裂!所以你沒有退路了,從現在開始,你要學會全身心做奴隸!」
我驚呆了。

「全身心的做奴隸,懂嗎?」那聲音固然溫柔,但卻讓我險些昏了過去,我萬萬沒想到,滿足自已的幻想會付出這幺大的代價。
「好了,你自已回去好好想想吧!」楊影初向後一靠,閉了雙眼,「如果答應做奴隸,我就可以把這十五萬彙到我們公司的帳號上,就算我花十五萬買了你這個奴隸,這個價錢可不便宜啊?這周之前,我不會改變主意的,你回去想想吧!」
我的腦子一片空白,我昏昏沉沉地向外走,她在身後道:「你們老闆明天就回來了,你做好被辭退準備吧!」
楊影初隻使了一個小小的技倆就讓我完全陷入了困境。挪用款項的事沒有被老闆公開,因爲那涉及到老闆私人用款的秘密,說出來就是醜聞。老闆決定和我私了,讓我補出這十五萬,不然就要我的命。
我隻好找到楊影初,答應她的所有要求,最後她將十萬元轉入她們公司的帳戶,其餘五萬由我來付,我將所有財産變賣湊夠了五萬,也投入那個帳戶,至此,十五萬進入她們廣告公司中,算是我們公司還清欠款了,事情基本結束。
第二天,我被公司辭退,這時的我除了身上的西服外,變得一無所有,我在街上餓了一上午,走到楊影初住的小區已是下午三點多了。保安不讓我進去,我隻好在大門口等著她。直到晚上九點多,她那紅色的車子才出現在眼前,我激動地幾乎要哭了。幸好她看到了我,招手讓我上車,我們又進了她的家,這時我的心情和上回完全不同了,我似乎已經能像她說的那樣「全身心地做奴隸」了。
一進門,我就跪下爲她脫靴子,讓她換上白色的拖鞋。然後爲她倒好一杯水,放在茶幾上,跪在她旁邊聽她的吩咐。
她呷了口水,緩緩地道:「一切都想好了嗎?」
「想好了,楊小姐。」我用十分堅定的語氣道,「我現在就是您的奴隸,您就是要我的命都可以。」
「好。」她道,「以後你要仔細留心我的生活習慣,盡快學會更好的扶侍我。
聽到了嗎?「
「是。我會好好學的。」
「明天是周末,我要辦一個小點的收奴儀式。」她道,「今天你睡在車庫裏,正式成爲奴隸就從明天開始。記住這個日子吧!」
「是。我會記住的。」
「我困了,你去車庫裏吧!」她起身準備去臥室。
「楊小姐!」我忙叫住她,「我能不能吃點東西?」
她好像沒有聽見一樣,一邊解著裙扣,一邊向樓上走。
我知道我不能吃飯了,隻好老老實實地到車庫。
第二天早上,我六點鍾就被凍醒了。我從車庫的小門進入客廳,大緻打掃了一下,就跪在樓梯口等她起床。
到了九點多,我聽見樓上臥室內的廁所裏有了水聲,我知道她起來了。不一會兒,就聽到她叫我:「小明!小明!」
「我在樓下。」
「到廚房煮杯咖啡送上來!」
「是。」
我煮好咖啡送到她房間時,她正在梳妝台前化妝。雪白的睡衣下裸露著小腿,光滑紅潤的的腳跟充滿光澤,右腳點著地,能看到紅嫩的腳掌,隻爲這一雙腳,我就完全崩潰了,膝蓋一軟,跪倒在地。
「楊小姐,」我恭敬地道,「您的咖啡煮好了!」
她在修眉毛,沒有理我。我端著咖啡,不敢說話,眼睛看著她的玉足,渾身開始發熱。
「在看什幺?」她冷冷地道。
「我,我在看您的腳。」我的聲音有些顫抖。
「好看嗎?」
「好看,真是太美了。」我真有些克制不住了,下邊已經漲得很大了。
「好,等會賞你給我穿靴子,怎幺樣?」她笑道。
「感謝楊小姐,真的感謝!」我連連磕頭。
她洗漱完畢,由我爲她穿靴子。她坐在高腳椅上,我則跪在她腳下爲她穿靴子。雖然隔著白色的棉襪,但我還是能感覺到她腳掌的濕熱和玉足的清香,那雙高跟的長靴更是充滿了王者之氣,柔軟的靴面,整齊的拉鏈,圓潤而又尖佻的靴尖,流暢而細長的靴跟,每一個美麗的線條都刺激著我的神經。在我摸到靴跟的那一刻,我渾身痙攣,射了出來。

【完】
本文由網絡整理 ©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

給想加入"直達車"社團的通關連結。 https://pretty.hibarn.com/2020/02/11/registered/ (社團翻車三次,這麼規定,請見諒) 補充:註冊完成後截圖,傳訊息給本粉專即可

忍了好久終於上了她

學生校園情色小說

小雯是我的大學同學,身高164公分體重不超過45公斤!三圍我是不太清楚,但大概是B罩杯,身材算是滿標準的,主要是她皮膚很白,白的直叫人想在上面狠狠的咬一口,而且笑起來有淺淺的梨渦,由於我們都是隻身從台中到台南來讀書的,所以一下子就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了。

說到對小雯的感覺,倒也不是沒有邪念,畢竟她長的很可愛,笑起來也甜,胸部雖然不大,但是搭上她身材比例相當完美,那個俏俏的臀部更是上帝完美的傑作,是男人應該都會對她有好感,尤其是她的髮型常常是綁著高高的馬尾巴,剛好是我最喜歡女生的髮型。
Continue Reading →

給想加入"直達車"社團的通關連結。 https://pretty.hibarn.com/2020/02/11/registered/ (社團翻車三次,這麼規定,請見諒) 補充:註冊完成後截圖,傳訊息給本粉專即可

酒醉的學姊

『喔學弟,該你囉!』學姊笑咪咪地對我說。

她手拎著一個洗臉盆,裡面裝著盥洗用具和換下的衣物,從熱融融的浴室煙霧裡走出來,簡直像仙女下凡!

她上身隻穿著一件紅色條紋的細肩帶,竟沒穿奶罩~奶頭突出而不自覺。

下面則穿一件短到不能再短的牛仔短褲,露出豐腴細嫩的大腿與半個屁股。

我敢打賭她也沒穿內褲!八成是洗澡時忘了帶更換的內衣褲進去。

尤其在這貴妃出浴的時刻,濕潤的潔淨胴體,外加飄然的香味~~~
Continue Reading →